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 文章 > 文章詳情

龔伽蘿:歐盟“歐亞互聯互通”戰略多重因素考慮

歐盟委員會于2018919日正式發布“歐盟歐亞互聯互通戰略”聯合通訊,表示未來將從基礎設施建設、合作和金融三方面,通過政府、國際組織和社會與亞洲開展更強有力的互聯互通合作。歐盟此時提出互聯互通戰略主要有三方面因素考慮:

一、發達經濟體競相推出歐亞大陸互聯互通戰略,歐盟也不例外

本次歐盟歐亞互聯互通戰略出台前,主要發達經濟體美國與日本已著手制定類似互聯互通的方針。美國和日本已經在與亞洲互聯互通方面“棋快一招”,歐盟想要加速填補與亞洲互聯互通的空白,歐亞互聯互通戰略應運而生。

    2011年,爲開發在中亞和南亞國家(主要是印度和巴基斯坦)的經濟潛力、構建跨歐亞的東西貿易通道,同時應對阿富汗問題,美國提出新絲綢之路互聯互通計劃[1]20187月,爲鞏固新絲綢之路政策效果並應對我逐漸增強的國際影響力,美國聯合日本、澳大利亞、印度和蒙古深入推進“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增進美國和印太地區的互聯互通[2]。美國將以增加對印太地區社會資本投資、增強印太地區基礎設施可持續性、促進印太地區能源出口和加速印太地區能源市場化爲目標進行戰略投資。此外,美日還將開展更高級別合作:美國預計將戰略投資1.14億美元,日本則將在能源開發、能源相關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投資100億美元[3]

2015年前後,日本陸續推出對亞洲的互聯互通倡議。2015年日本發布“優質基礎設施夥伴關系:爲亞洲未來投資”政策[4]2016G7峰會日本提出擴大高質量基礎設施建設夥伴關系戰略[5],表示日本不僅將投資2000億美元,还将发挥高科技制造业优势,积极参与亚洲基础设施建设,同时推广日本经验、日本标准和日本制度,全面增强日本与亚洲互联互通。此外,日本将与亚洲的互联互通根据地区发展差异细分为南亞互聯互通和“东南亞互聯互通”:2016年,日本首相与印度总理发表联合声明宣布构建“亚非增长走廊”,携手提高现有印太海上贸易航线的使用效率,打造现代海上贸易走廊,增强日本与南亞互聯互通;2018年,在與美國聯合推進印太戰略的同時,日本另提出兩陸兩洋的戰略框架,“两陆”即指亚洲和非洲大陆[6]。日本強調,通過在亞洲建設港口和鐵路等交通基礎設施,進一步發揮東西、南北經濟走廊[7]在日本与东南亞互聯互通中的作用,巩固经济伙伴关系。

二、亞洲市場需求大,歐盟意欲主導

亞洲市場大、需求大。據亞洲開發銀行統計,亞洲若要保持現有增長勢頭,其總投資缺口預計將在2030年突破26万億美元。其中,亚洲电力运输缺口14.7万億美元,交通运输缺口8.4万億美元,电信投资缺口2.3万億美元。私人投资领域投资缺口更是高达平均每年2500億美元[8]。相較之下,2030年全球總投資缺口不過80万億美元,亚洲投资缺口占全球的32.5%[9]

在歐盟看來,積極與亞洲互聯互通一方面有助于獲得較高預期收益,能幫助歐盟擺脫金融危機陰影,爲其經濟增長提供持續動力;更重要的是,歐盟意欲後來居上,搶抓該地區經濟發展的主導。長期以來,歐盟應用各類投資基金投入亞洲基礎設施建設,在投融資輔助互聯互通方面已取得成功。歐洲投資銀行和歐洲複興開發銀行一直通過擴大放貸規模、組合投資基金和提供擔保的方式投資歐亞互聯互通。2015年以來,僅歐洲投資銀行已累計向中亞和南亞的電力傳輸和貿易項目(CASA-1000)投資7000萬歐元。2010年至20186月底,亞洲投資基金和中亞投資基金已爲中亞基礎設施建設和互聯互通注資超42億歐元。憑借歐盟和其投資機構在該地區較早開展經營而具備的項目開發經驗和融資優勢,歐盟可確保公平競爭和可持續性發展。

三、欧盟中亚戰略的延续

歐盟對中亞互聯互通考慮由來已久。早在2007年,欧盟首次发布中亚戰略,正式与中亚五国[10]達成新型夥伴關系[11]其中,能源和交通是戰略重点。欧盟希望兴建一条“连通里海、黑海与欧盟的能源传输走廊”[12]。交通運輸方面,歐盟計劃東擴泛歐交通運輸網絡,促進貿易便利化,將中亞打造成未來歐盟和遠東貿易活動的中轉站。20152017年歐盟兩次對2007年中亚戰略进行评估。2015年意見強調要繼續推廣歐盟標准,通過雙邊合作增進與中亞貿易來往,並以全方面交通運輸互聯互通爲基礎,積極開發中亞能源;2017年再次強調交通運輸對歐盟中亞互聯互通的重要意義,歐盟未來將促使中亞能源交易融入世界市場、能源運輸彙入國際輸送通道[13]。此次欧亚互联互通戰略通过加强对中亚投资基金和邻国关系投资基金等互联互通融资工具的使用,以及强调中亚对于欧盟未来扩建综合性交通运输网络的客观重要性,強調開展歐盟-中亞經濟雙邊合作、區域合作和可持續互聯互通。

 



[1] “U.S. Support for the New Silk Road”, U.S. Department of State Diplomacy in Action

https://2009-2017.state.gov/p/sca/ci/af/newsilkroad/index.htm

[2] 見美国政府20187月公告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s-statements/president-donald-j-trumps-administration-advancing-free-open-indo-pacific/

[3] 見美国政府201811月公告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s-statements/u-s-japan-joint-statement-advancing-free-open-indo-pacific-energy-infrastructure-digital-connectivity-cooperation/

[4] 見日本外務省政策发表https://www.mofa.go.jp/policy/oda/page18_000076.html

[5] 見日本外務省文件The G7 Ise-Shima Summit “Expanded Partnership for Quality Infrastructure” (2016). https://www.mofa.go.jp/mofaj/gaiko/oda/files/000241007.pdf

[6] 見日本外務省文件Towards 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2018). https://www.mofa.go.jp/policy/page25e_000278.html

[7] 东西经济走廊是一项经济发展計劃,旨在促进缅甸、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的局部经济一体化,于20061212日正式運營;南北經濟走廊是曼谷和胡志明之間的重要貿易走廊。

[8] pvii, xi, Report: Meeting Asia's Infrastructure Needs (2017). Asian Development Bank. 數據不包含脫貧和保護當地環境的成本。https://www.adb.org/publications/asia-infrastructure-needs

[9] p7, G. Inderst,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Private Finance, and Institutional Investors: Asia from a Global Perspective, ADBI Working Paper Series 2016.

[10] 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共和國,塔吉克斯坦,土庫曼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

[11] 全称为《欧盟中亚戰略:与中亚的新型伙伴关系》。見P8-33, The EU and Central Asia: Strategy for a New Partnership (2007) https://ec.europa.eu/research/iscp/pdf/policy/2010_strategy_eu_centralasia_en.pdf

[12] 在後期報告中被稱爲“跨裏海能源走廊”

[13] Council Conclusions on the EU strategy for Central Asia (2017). https://eeas.europa.eu/regions/europe-and-central-asia/2068/central-asia_en